• 罗志祥微博发秃头照誓甩掉偶像包袱成搞笑阿伯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在年月,尽管东盟成员国在新的机制结构和功能的认识上有所不同,但是东盟各国领导人签署《东盟宪章》,着手建立东盟人权机构。这次发展源于国际压力以及东盟自身发展的需。本文主探讨东盟人权保护的历程、在东亚地区建立区域人权机构合理性、与东盟次区域人权机构的联系、国家以及区域组织在人权机构建设中的作用。 关键词东盟宪章;东盟人权机构;区域组织 DB(C) 年月日东盟十国领导人在新加坡举行的第届首脑会议上签署了《东盟宪章》。宪章致力于加强东盟各国民主、善治和法制。《东盟宪章》第十四条致力于建立东盟人权机构,但具体的机构和功能还没有确定。一个地区不同国家的价值取向、自由化程度、主权大小、社会凝聚力、善治与否、个人权利大小等诸多方面的因素都将继续阻碍一个地区组织成立。正式基于上述原因,在亚洲建立一个区域人权机构的条件还不具备。也许是迫于国际压力,东盟必须建立一个区域人权机构,但是由于东盟国家众多,各个国家的国家性质,国内状况有极大的不同,所以建立这样一个机制困难还是很大的。 通过人权宪章不久后,有关该机构可能的内容以及处理人权问题能力的疑虑开始浮现,主评论称促进该机构成立的人“太理想化”。各国即使加入了东盟人权机构,必定会作出保留条款,因此该机构对国家的约束力就值得怀疑。但是我个人观点是,即使建立亚洲人权保障机构目前可能不会对各国产生约束力,但是这必然会在道德上既软法领域影响各国的政治决策,即使没有牙齿,但它一定有舌头,必定会对各国产生影响。 亚洲经常作为世界上唯一没有政府间区域人权保护机构的地区被列出,然而这样一种机制的缺失,并不是因为亚洲国家缺乏主动性。有关东盟设立这人权保障机制的可行性和必性的争议和讨论被描述为“漫长而曲折”的道路。通过地区会议和和对长期进行审议可以看出。年月世界人权大会就呼吁东盟建立地区人权保护机制,在该次大会上通过的维也纳宣言和行动纲领也呼吁尚未有人权保障机制的地区尽快建立区域和次区域机构以促进和保障人权。为支持维也纳宣言和行动纲领,东盟外长会议于年在新加坡召开,对考虑在东南亚建立合适的人权保障机制达成一致意见。在同一年,一个类似的协议,在由东盟各国政府组织签署的人权宣言中得到体现,具体陈述为“建立合理的地区人权机制是成员国的任务和责任”。年,在马尼拉举行的人权研讨会上,国家机构和非政府组织在人权机构发展中的作用被重视,一年以后在马尼拉,人权事务委员会亚太法律协会建立了一个工作组,为东盟人权机构的结构,形式,主内容和实施步骤提供建议。该工作组是东盟成员国共同建立的,由政府机构,议会人权委员会,学术,非政府组织的代表组成。年月再泰国举行的第届外长会议,工作组提出了建立东盟人权委员会的协议草案。草案包括建立的任务,结构,权力,以及审议东盟各国政府的委员会的职能。自年以来,工作组作为东道主每年召开一次研讨会为亚洲人权机构的建立排除障碍。最近一次研讨会是在年月的马尼拉召开的,召集各国政府,国家人权机构,民间社会团体的代表讨论人权机构建立的步骤。例如建立有关妇女、儿童和移民的临时机制。 有不少学者认为,鼓励建立区域人权机构的智慧是值得怀疑的,担心倡议强调区域而导致人们削弱对人权普遍性的认识。原因在于西方大多国家强调人权的普遍性。然而,本人认为国家在区域组织将会发挥更大的作用,而世界范围内国家起的作用非常小。东盟对世界人权宣言和维也纳宣言和行动纲领的保留,尤其是人权普遍性的适用,过分强调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而牺牲发展权,个人自由管制权作为对国家权力的限制并且可以保护国家安全。似乎最好的人权机构不是全球性的,东盟支持建立区域人权机构,以区域共同的价值观为基础制定共同准则,解决国家框架的缺点,允许区域国家中矛盾的存在,另一方面考虑到国际社会的承认和民间情绪,民主经济发展和政治稳定的必条件。另外,以国家为中心反对干涉内政,更希望建立协商型而非命令型的人权保护模式。 虽然面临严峻的困难,但是在亚洲建立区域人权保障机制的步伐不能停止。国家在保护促进人权方面起着关键和独特的作用不容忽视。东盟地区应充分发挥国家的促进作用,是人权机构问题达到一个现实的,均衡的和可信的结果,并且是东盟最佳的集体利益。面临建立整个东盟人权机构的困难,我认为可以建立次区域人权机构,接壤地区家之间或者文化传统等各方面相近的国家之间可进行次区域人权机构的尝试。如果成功可以推广到其他国家之间,进而完成东盟的区域人权机构建立。 区域组织,如亚太人权论坛在推进人权全球化的进程中承担非常重的角色。尽管许多国家签署了人权条约,原则上支持区域人权机制的建设,但并非它们自愿的。即便这样,亚太论坛跨国家或横向的“人权外交”仍旧为建立区域人权机制提供了一个交流的平台。亚太论坛通过各种活动,可以创造这样一种环境,促使一个强大的地区性人权机构的建立,这样的地区人权机构严格遵循主国际人权条约,为该地区的公民提供有牙齿的区域人权机构。源于亚洲地区的特殊状况,国家性质、政治制度、宗教信仰、经济发展状况等多方面的不同,在亚洲建立区域人权机构还有很长的路走。 作者单位湖南大学法学院

    上一篇:退耕还林工程中森林抚育措施探讨

    下一篇:没有了